上星期,我又迴游了,這次,沒啥好說嘴的,
只是我說了我印象中6/15要回電療的門診,但卻查不到好奇怪;
我也說了我的疤有漸漸浮出來的feel,而且一碰到就痛。


於是,林醫生馬上幫我加了門診,「就讓它變成真的吧~幫你掛好了」,
   (阿~我只是想問一下...真的掛好我還要多請假啊...)
他再看了我的上一次超音波,「喔~2月17做的」,
「那你6/15去看黃醫師的時候請她幫你加開乳房超音波,開的時間才不會太近。」


就這樣,我6/15還是乖乖請了假,去找黃醫生報到。
(6月請了好多假...我的假果然都是拿來去長庚玩耍用的)
沒想到,我和我的老車阿綠一踏出校門沒多久,斗大的雨滴拼了命地往我臉上攻擊,
到了忠義路上還淹水,阿綠差一點就在路上休克停駛了,
走進長庚,我的眼睛紅到一個爆炸,酸雨果然強!!


接下來的行程,一直在奔跑。
奔跑去看黃醫生,她幫忙緊急加掛了超音波,
只為了讓我不用再請假多跑一趟,條件是立刻馬上去做超音波。
奔跑去做乳房攝影,ㄋㄟㄋㄟ被上下夾一次,左右又夾了一次,
壓到最扁最扁的狀態,原本我有點害怕...上次的經驗痛痛的,
結果這次實際再做一次,咦~~也還好耶!
馬上又奔跑去照一般的X光,再直奔超音波門外,等待當初幫我開刀拿腫瘤的羅醫師出現。


羅醫師完全不認得我了,  (難道我真的胖到難以認得嗎?)
他表情有點驚,問我是不是又長一顆,我只有笑了一下,
這全都因為黃醫師幫我掛號時,打電話給羅醫師問他可不可幫我做,
她說「我現在有個病人,scar下面又recurrent.....」,
「Recurrent!!不就是復發嗎?」 
故作鎮定問了醫生,
醫生笑笑說那只是必經程序,不能亂開單,所以一定都是懷疑復發,才會開單~你不要想太多。
(醫生...我已經小嚇到了一下...你會不會只是安慰我不敢跟我說實話?)
(當然我沒有說出口)


回到超音波現場,
這次的角度讓我看得很不清楚,
胸部裡是有黑影,但是很模糊,影像還會晃,
羅醫師中間一直跟我閒聊,閒聊之前有沒有化療、電療、泰可...etc.
直到看到黑影,各種角度照了一下,
「要不要切片?」
看我沒有回答,又問「要不要?還是做一下好了,比較保險」。


此時,切片的砰砰砰聲音突然跳進我耳朵裡,
好吧...只好做了。
「粗針還細針?」羅醫生又問我。
「哪一個比較...?」我不確定地問,卻不知道我要問什麼。
「比較準喔?粗針啊!」醫生直接接話。
「那就粗針吧!」我笑笑地說。
(我發現我很自然地就會用笑來代替疼痛的哇哇大叫和內心的不安,在看醫生的時候) 

於是,我簽了手術同意書和麻醉同意書。
這時,當初的砰砰砰聲、護士要我看報告時要帶家屬,這些影像和聲音很清楚的在我腦袋裡跑過。
是羅醫生的聲音把我拉回來的,他說「初步判定應該是疤啦」,
有點安心...但還是忐忑。


再度躺上床,該有的說明結束後,
突然一股刺痛鑽進胸部,是麻醉針。  (其實醫生有提醒他要打針了,但實在是比想像中還痛)
接著,又一股刺痛在鑽,這次是切片的針頭,
我扭動了一下,醫生馬上問我「會痛喔?」,是啊。
在開槍之前,他提醒了我一下,「砰!」
(靠!很痛耶...麻醉咧?)  ((阿~爆粗口了...但那是我的真心話)) 
(但好像又不是身體裡的痛~~怪??)
第二聲「砰!」,還是會痛,也許我眼神透露些許殺氣,醫生驚訝地問我「還會痛喔?」,
但還是難逃第三槍的到來。
第三聲「砰!」,總算不痛點了,但是不像上次還可以看到針在胸部裡刺來刺去般的輕鬆。
(好像只是槍的彈片彈到皮膚的痛...不是身體裡的...誤會麻醉了)


三聲砰之前,我一直都笑笑的,  (當然粗口只是內心的OS)
直到護士叫我按住傷口等15分鐘,
我的腦袋開始亂想了...
「我上一次好勇敢喔!」
「如果真的復發.........」  (想到這裡眼睛莫名地就濕了)
「也就只能再來一次了」
「如果真是這樣,泰可不就糗了?」
「再次回到化療病房不知道會不會又馬上就吐了」  (鼻子也酸了)
「要告訴大家我又做切片的事嗎?」
就想了這一堆有的沒的。


17:25,離開超音波室,整趟檢查歷時2.5小時
走出長庚,大雷雨早就不見,換上藍天白雲帶點晚霞的晴空,
腦袋還是亂想,還是很想哭,也很心疼ㄋㄟㄋㄟ受的苦, 
但是,騎著阿綠回家的路上,
那個樂觀的我突然又回來了,
我想,浪費時間在亂想上很不聰明,
所以,我決定先開心迎接接下來幾天的公主生活,
畢竟護士千叮嚀萬交代我不能拿、提、推、拖、拉重物(3KG以上)
這一定要好好遵守的啊!


所以,這個星期請叫我公主吧!   

全站熱搜

愛吃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