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日,走進龍潭的那一天,走進Outward Bound Taiwan的那一天,至今三個星期了!
這中間,經歷了很多掙扎和難過,只能用「不停止的難過」來為那段日子做結語。

當初很爽快地承諾願意試試看,始於一股傻勁和衝動,根本沒有細想自己想要的,
直到受訓開始,實際面對了,才恍然發現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不確定那是不是我要的生活。
也許,這樣很糟,應該早在接到面試通知的時候就思考,應該早在面試過後的考慮期就思考,
但是這些「應該」就在那段日子的反省中發生了,來得很快很突然,很衝擊。

前兩個星期,「為台灣體驗教育寫下另一個開端」、「成為OBT創始先驅,可以留名青史」、
「可以跟世界各地的OB交換,開拓眼界」,這些離我好遙遠,我只在乎這些是不是我想要的,是不是我能要的;
「10年後的OBT應該可以服務台灣多少人數,所以現在我們必須努力可以服務一定的人數」,
這夢想可以是很大,也可以是很小,可以被落實,
但我想,OBT的腳步與Instructor的腳步是否能一致,質量是否能並存,才是OBT能否在台灣發揮它應有效益的關鍵。

我愛登山,是愛那股自在的感覺,是愛山的包容,是愛山給我的學習與啟發,是愛團隊一起經驗的過程。
這讓我體認到大自然的力量很純粹卻充滿能量,
可以寬大地接受人類肆無忌憚地接近她,卻也可以運用不同的力量,
讓我們學習瞭解自己所能與所有,更讓我們學習認識自己的無知與無能,讓我徹底的尊敬她,
所以無法抑制地覺得我沒有足夠的能力可以肩負起獨立帶著一群人通過未知的冒險挑戰的重大責任,
覺得沒有理由可以讓我走進OBT的世界。

所有人都告訴我,技術是可以學習的,
但我知道,我的沒有自信是來自我還沒轉換好心情,
從自己愛登山,進而影響其他人也愛登山的心情,
還沒準備好去影響其他人也能從登山裡學習的心態,
還沒準備好「以山為家」這樣的生活,
更不確定這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這些體認,是掙扎的最初,是難過的原點。
雖然體認到了,但至今仍未完全準備好,也不知道何時會準備好,更不知道何時會確定這一切。

4天的溯溪訓練,更讓我了解自己目前的不足。
對我而言,
攀登、架繩、確保點的判別…,需要肌力加強上攀與架繩的速度、需要判斷的技術及勇氣。
一路的跌跌撞撞但也一路地鼓勵自己要勇敢,以一個溯溪參與者的角度來看,這樣很好,
但以一個Instructor角度而言,這樣很弱!
這跟我的登山一樣,以一個登山者角度看來我很自在,但以一個Instructor角度而言,這樣很不足。
也許,把持住OBT精神才是最重要的,但總覺得這樣不夠…。

我想,目前的我,一直都是低自我概念的,
樂觀蕩然無存,我需要力量抵抗那股力量,也需要力量跟現實拉鋸,
可以維持多久我不知道,
至少努力從悲觀中找樂觀,從難過中找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吃葉 的頭像
愛吃葉

愛吃葉啪啪走

愛吃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