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去做定期的心臟超音波檢查時,
這實驗終於訂下需要用和國外一致性的測量方式,
於是,人很nice的林醫師被指派為我的心臟超音波醫生,
期間照的結果都會告訴我,也會和我閒聊,
不再像之前那樣造成我的恐慌,反而讓人很輕鬆,
動作也很輕柔,當下我就好喜歡她。
 
聊天過程中,我先說了我的化療和電療都結束了,
又提及我在吃泰可,還開心地說快吃完了,
(後來想想有點多餘,因為就是泰可實驗才需要做這超音波咩)
她說:「吃那藥也是化療啊!」
「它也是標靶治療藥物,那也是化療的一種啊!」
(她前面的聊天應該有被我搞混~化療都做完了怎麼還要照超音波?)
我的腦袋又因此當機了幾秒,才恍然大悟~
對耶!我一直都認定小紅苺才是化療,泰可只是純粹吃藥,
都忘了泰可只是取代了賀癌平,也是標靶治療藥物的一種咧!
所以人家問我化療結束沒,我都會說「都做完啦」,
哈哈哈哈~到現在我都還會聽到我心裡的聲音笑自己說:「不然你是在吃火大的喔?」
不過這樣也好,
如果我的回答是我還在化療,好像很嚴重似的。
也還好大家都還會補問一句「那現在呢?」,
這時我就會說「現在就是吃藥控制」,
「都做完了~現在就是吃藥控制」這樣聽起來好多了。
 
原來,我還在化療啊!
卻是很輕鬆無負擔的化療,而且還已經進入倒數階段,唷呼!
創作者介紹

愛吃葉啪啪走

愛吃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